命悬一线(1) - 白发皇妃

命悬一线(1)

“主子主子……” 漫夭刚用了点早饭,就见泠儿大呼小叫的跑了进来,边跑边叫道:“主子,不得了了。” 漫夭蹙眉问道:“什么事?” 泠儿道:“我刚听人说,萧煞昨天跟人打架了!为了软香楼的姑娘。” 软香楼的姑娘?萧煞不是一向都很讨厌青楼吗? “你听谁说的?萧煞人呢?” 泠儿道:“好像又出去了。我就觉得他最近怪怪的,总是神出鬼没,找不见人,原来整天泡在青楼里!这件事啊,外面的人全都知道了,是将军不让告诉主子,怕主子担心。” 连傅筹都惊动了,看来闹得不小。漫夭凝眉,这萧煞一向稳重,怎么会为一个青楼女子惹出这种风波?这事传出去,别人定会说她纵容下属仗势欺人,若被有心人利用,说不定还会给傅筹带来更多麻烦。 泠儿又道:“听说为这事,将军还被召进宫了呢!” 进宫?漫夭一惊,忙问:“对方是什么人?伤得可重?” 泠儿答道:“是莲妃的弟弟,听说一条腿差点被打断了,现在还在家里躺着。” 竟这样严重?漫夭脸色微变,关于那莲妃,她知道一些,听说因为长得有几分像当年的云贵妃而备受皇帝宠幸,是个得理不饶人的主。难怪临天皇平白赏赐了傅筹那么多东西,想必昨日傅筹进宫受了不少刁难! 漫夭皱眉,在屋里踱步,这萧煞行事,怎么变得这般不知轻重了? “泠儿,你去打听一下,那个青楼女子是个什么来历。” 泠儿去了没多久就匆匆回来了,说没见到萧煞,也没见到那青楼女子,只听说那女子名叫“可儿”,刚来京城不久,人长得很美,虽然人在青楼,但是不接客。 这就奇怪了,不接客,萧煞怎么和那连家公子打得起来?漫夭满腹疑惑,软香楼,软香楼,怎么有些耳熟? “你去查查软香楼是什么人的地盘?”她说,说完见泠儿愣了一愣,眼色有些变化,漫夭立刻想到什么,目光倏然一厉,问道:“你知道?” 泠儿忙不迭摇头,漫夭面色一沉,回到桌边坐了,语气淡淡道:“这一年多……你给皇兄传递消息,都是送去哪里?” 她试探着问,话未落音泠儿脸色就变了,扑通一声在她面前跪下。 漫夭凝眉看她,心底微凉。主仆四年,她从来没真把泠儿和萧煞当成下人看,甚至没当外人看。 泠儿在她的注视下低了头,轻声道:“原来主子都知道。”说完又猛地抬头,目光急切,辩解道:“请主子相信,我绝对没做对不起主子的事!” 漫夭沉着脸,没说话。 泠儿忙又道:“我知道主子不相信,可我跟了主子四年,虽然主子嘴上从来没说过,可我知道,主子待奴婢有如亲姐妹!奴婢从小无依无靠,连爹娘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,是皇上给了我活下去的希望,我曾经发誓一辈子效忠皇上,可如果皇上让我伤害主子,我不会做。虽然皇上给了我活下去的勇气,但真正让我感受到这世上还有情义的人,只有主子一个。” 她说的很真诚,语气有些激动。漫夭看着她,仍旧不说话。 泠儿跪着朝她面前挪去,抓着她的手,急得哭出来。 “主子真的不相信我吗?我虽然是个奴婢,可我也是有感情的人啊!别的主子把奴婢就当奴婢,只有主子对我和萧煞像对自己的亲人一样。我去软香楼是为了领药,有时候会传些无关紧要的消息,皇上想知道主子过得怎么样?想知道主子和离王之间发生了什么事?想知道将军对主子好不好?还有主子的身体……每个月的月圆之夜喝完药头还疼不疼?皇上是关心主子的,我相信皇上不会做伤害主子的事……” 漫夭看她哭得伤心,终是不忍,便扶了她起来,叹道:“既然这样,你这么紧张干什么,我又没怪你,你跟萧煞是我在这个世界唯一相信的两个人,我不想怀疑你们。以后有什么事,不要再瞒着我就是了。” 泠儿破涕为笑,拿衣袖擦了把眼泪,这才高兴起来。 漫夭却心情沉重,打她四年前自那张华丽的大床上醒来之后,就得知她这身体有病,听说是小时候在冷宫里得了风寒落下的头痛症的病根,每月十五会发作一次,若不提前服药,寒毒侵入肺腑,后果难料。至于那药材,她曾偷偷找大夫看过,其中有几味药的确是用来驱寒,而另两味药丸,她找的几名大夫都不认得,据说是有人根据她的特殊病情用很多种稀有药材独立配制而成。 “夫人,车备好了。”梁管事差人来报。 漫夭抬头看了看天上的日头,还没到正午,已经热得人心里发慌,让人恨不能钻到地窖里待着去。 泠儿见她面色好些了,忙上前拉住她手臂,笑道:“主子,萧煞的事,您先别生气,等回来再好好教训他。我先陪您出去散散心。” 漫夭想了想,萧煞不是一个冲动的人,他这么做,虽然不对,但必定事出有因。 “好吧。”她点头。没带多余的人,就和泠儿乘车去往东郊。 清凉湖是由两个天然湖泊在险峻的峭壁的夹缝中连接而成,有些曲折,一眼望不到头。湖岸的崖壁不算很高,但正好遮挡了天空的焦阳。 漫夭下了马车,一股清凉的风带着湖面微潮的气息扑面吹来,清幽凉爽的感觉仿佛夏日已去。她凝目四顾,周围青山碧水,心中豁然开朗,烦闷尽去。 闭上眼睛,深吸一口气,空气清新舒畅。傅筹说对了,这个地方,她喜欢。 两人朝着湖岸行去,岸边宁静开阔,却不见一个船只停靠。泠儿不由嘟囔:“奇怪,这里怎么连个船都没有?” 漫夭也很疑惑,既然是夏天游湖的好去处,怎么会没有船只?正想着,突然又听泠儿兴奋叫道:“那里有一个大船!啊,好漂亮!” 漫夭闻声抬头,两湖相连的夹道中缓缓驶来一只精致的画舫。顶盖镶金渡面,奢华漪美,由七七四十九根雕花柱子支撑,每一根柱子间有白色浮纱飞舞,在碧水蓝天之间,如女子轻盈的舞姿形成一道独有的旖旎风景。一阵歌舞琴音自画舫内飘扬而出,在宁静的上空涤荡,悠扬悦耳。 画舫周围有不下二十名护卫,个个表情严肃,目光戒备,一看便知这画舫的主人身份非同一般。 漫夭叫了泠儿离开,想着既然租不到船,找个清净无人的地方走走也好。可才走了几步,就见那画舫直直朝她们驶了过来,一名留着大胡子的中年男子撩开白纱,朝她们招手喊道:“我家主人请岸边的姑娘留步。” 漫夭眉心微微一蹙,泠儿不满地叫道:“你家主人是谁呀?叫我们留步我们就要留步吗?” 中年男子回头朝里边说了一句什么,里边走出一人来。 紫衫白襟,黑玉带缚额,身形高大,气质华贵,动作豪爽。这人她没见过,看上去不像是京城人氏。 微微诧异,但出于礼貌,漫夭颔首,静待画舫靠岸。 紫衣男子率先上岸,抱拳之际,惊艳的目光在她面上流连,毫不掩饰,并朗声笑道:“敢问姑娘可是来游湖的?” “当然啦!不为游湖,我们来这儿干什么呀?”泠儿抢先答道,那表情和语气,似是他问了句废话。 漫夭轻斥道:“泠儿,不得无礼!” 她对紫衣男子歉意一笑,正想道歉,那紫衣男子却摆手根本没放在心上,笑道:“没关系,这位姑娘真性情,在下很欣赏。” 声音粗犷,笑容爽朗,语气真诚,不做作,是个有涵养的大气之人。 漫夭也不好失礼,微微一笑道:“我二人确是为游湖而来,只可惜……来得不是时候。” 她声音空灵,宛如天籁,容颜清丽脱俗,气质优雅高贵,笑容清淡疏离,却并不失礼,看得紫衣男子眼光一动,璨亮如日,一时忘情道:“早就听闻京城美女如云,果然不虚。不知姑娘芳名,可否告知?” 果然不是临天国人,这人如此直接,令漫夭不好拒绝,却又不愿说出姓名,不由蹙眉,看了泠儿一眼,泠儿立刻叫道:“你这人怎么这样?第一次见面就问人姓名,我们又不认识你,干什么要告诉你啊?再说了,你也没说你叫什么名字,是哪里的人?” 紫衣男子被抢白一顿,愣了一愣,很快反应过来,出乎意料的没有尴尬。不知中年男子附在他耳边说了句什么话,紫衣男子恍然大悟,不好意思地冲漫夭笑道:“在下唐突,姑娘莫怪。” 漫夭笑笑摇头,问道:“不知公子方才叫住我二人,所为何事?” 紫衣男子似是这才想起来叫住她们的初衷,忙道:“是这样的,因为我今日在此游湖,我的家奴们小题大做,让这里的船家都收了船回家休息,我看姑娘在岸边巡视,像是在找船,所以冒然叫住姑娘,如果姑娘不嫌弃,同游如何?” 男子做了个请的手势,漫夭正想拒绝,泠儿拉了拉她的衣袖,在她耳边说:“主子,我们好不容易出来一趟……他们看起来不像坏人……” 漫夭低声嗔道:“你又知道!” 泠儿俏皮地吐了吐舌头,目光不忘流连在岸边停靠的精致画舫之上。 漫夭无奈叹气,转头见紫衣男子和中年男子看着她们呵呵直笑,显然是听到了泠儿说的那句话,现在她再拒绝,反倒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。而这紫衣男子笑容真挚坦荡,应该是个君子。她想了想,礼貌笑道:“既然公子盛情相邀,那……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。” 紫衣公子立刻欣喜地将二人请上画舫。 舫中宽敞,有歌舞乐队及下人无数。 漫夭在紫衣男子的邀请下入了座,男子命人撤酒,换了新的点心和茶水,并亲自为她倒上一杯,这才笑道:“在下宁千易,初到京城,有幸在此相遇姑娘,真是不虚此行。” 这回拐了一个弯,还是想知道她的姓名。漫夭觉得有些奇怪了,这人看着很爽朗,不像是会计较这些事情的人。 宁千易?这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过。 宁千易…… 漫夭凝眸想了想,愣是没想起来,便淡淡笑道:“俗话说,君子之交淡如水。你我萍水相逢,就不必自报姓名了吧。” 紫衣男子愣了一下,继而豪爽笑道:“姑娘说得有理,姑娘是个高雅之人,在下俗了!姑娘,请用茶。” 漫夭浅笑不语,微微垂眸,端起茶杯浅啜一口,直觉紫衣男子一直在盯着她看,不由蹙眉,一抬眼,两人的目光撞了个正着。她本以为他至少会有一丝被撞破的尴尬,或者眼神会有一些闪躲,却不料,他依旧含着笑,目光灼灼,竟是大大方方地注视着她。她怔了一怔,若不是胸怀坦荡,一般人恐难以做到。 紫衣男子面上虽无波澜,心中却是暗暗称奇,一般女子倘若被男子这么大胆直视,只怕早就双颊飞红,目光羞怯,但此女在他注视之下,却能保持淡然平静,丝毫不受影响,自然优雅地饮着茶,这等闲定气度,在女子之中实属难见。看她始终神色淡淡,必是喜欢清静之人,他很识趣的不做声。静静听着悠扬的琴音、品一等好茶、赏山湖美景、观绝世美人,心想这世上可还有比这更为惬意之事? 画舫又驶过通道,行至北边半湖,这里别有洞天,竟比南半湖还要大上一倍。清凉的风微微吹来,漫夭眉头舒展,心境安宁。忽然,船身轻轻动了一动,底部船板有细微的声响传出。漫夭一怔,敏锐的嗅出一丝混在凉爽的清风中随之掠过的杀气,她迅速抬眼,同时见紫衣男子浓眉一皱,盯着幽静湖水的目光如电。 趴在画舫边缘用手指在湖中划水的泠儿突然叫了一声:“啊?这水里……有人!” 中年男子面色一变,立刻去查看,再回来时,低声对紫衣男子禀报道:“不好了,这水里潜了人,我们得尽快上岸。” “来不及了。”紫衣男子与漫夭几乎同时出声。紫衣男子诧异地朝她望过来。 前面陆续传来“扑通”之声,有侍卫跃入湖中,半响却不见上来,漫夭看到一丝腥红的血气在碧色湖水中漾开。 紫衣男子眸光微变,站起身,对中年男子道:“叫他们别下去了,赶紧往岸边靠,能靠过去多少是多少。” 泠儿见他们如临大敌的模样,有些慌了,“主子,我们怎么办?”她开始后悔不该劝主子上船。 漫夭看了看四周空阔的一望如碧的湖面,估了下距离和这里潜水上岸的可能性,然后轻轻拍了泠儿的手,安抚道:“不必惊慌。既来之,则安之。静观其变吧。” 事已至此,只能与舫中之人同舟共济。 紫衣男子见她临危不惧,镇定如常,对她好感倍增,既欣赏又惭愧道:“今日本是好意邀姑娘同游赏湖,没想到竟要连累姑娘了!” 漫夭淡淡笑了笑,没说什么,只打眼一扫,看向四周。 画舫之内,那些女子还不知危险降临,琴声依旧,歌舞未歇。而画舫之外,水面波澜骤起,水下暗潮汹涌。 突然,不知是谁喊了一声:“啊?船舱进水了!” 这一声惊叫,抚琴跳舞的美人瞬间停了下来,乱成一团。 船板开出裂缝,湖水直贯而入。一时惊叫四起,天地忽然变色,乌云笼聚于空,一股浓烈的萧杀之气,铺天盖地卷动风云。

上一篇   同床共寝(2)

下一篇   命悬一线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