命悬一线(2) - 白发皇妃

命悬一线(2)

“哗、哗、哗……”二十多名黑衣人破水而出,于四面八方围将上来,带着一道道泛着寒气的白光,直冲舫内。 舫上侍卫拔剑迎上,留了几人将紫衣男子护在中央。紫衣男子一把拉住身旁的女子,沉声道:“姑娘只管跟在我身后,我会保护你。” 漫夭微愣,这时候,他竟不忘要保护她这个萍水相逢的女子,看来一场惨烈之战再所难免。 黑衣人武功极高,个个勇猛非常。剑之所至,血溅如雨,舫中护卫很快不敌。那些黑衣人眸光嗜血,仿佛是地狱而来的屠夫一般,见人便杀,那些抚琴跳舞的女子手无寸铁,毫无还击之力,黑衣人长剑扫荡,一声声惨叫不绝于耳。不过片刻,漫夭他们已被围住。船板上,断肢残臂,血沫横飞,湖水浸染成鲜红的颜色,浓烈刺鼻的血腥味于泛着潮气的湖面上空无尽漫开。这原本清幽宁静的清凉湖,瞬间成了惨烈的修罗场。 紫衣男子不知何时已握剑在手,中年男子护在他身前。泠儿也夺了剑挡在漫夭的前面,一改平常鲁莽冲动的性子,摆出一副拼命的认真姿态。 “你们是什么人?”紫衣男子问。 黑衣人不答,相互对了个眼色,便挥剑招呼过来,动作迅猛。中年男子与泠儿挺剑迎上,很快被围困。 紫衣男子眸光一利,眉宇间一股凌厉的霸气直冲而出,将漫夭护在身后,运气执剑横扫,剑气强势霸道,有力压泰山之顶的气势,将迎面而来的黑衣人暂时阻隔在剑气所及的范围之外。 船中积水愈多,船身摇晃不定。以紫衣男子的剑法若不用分心于身后女子,同时对付几名黑衣人,不会有太大问题。黑衣人似是看准了这一点,每一招都冲着漫夭而来,令紫衣男子分心之际,险状频生。 漫夭眸光遽沉,对护在身前的男子说:“公子不必担心我。”说罢足尖一挑,接住飞空的长剑,把心一横,一剑刺穿朝她招呼过来的黑衣人的肩膀。鲜血飞溅,映在她清冷的美眸之中,一片腥红。倘若这个时候,她还存有人命关天的想法,那她只能等着剑穿入喉,沉尸湖底。她不想杀人,但更不愿被人杀。 紫衣男子闻言转头,惊在当场,只见被他护在身后以为柔弱的白衣女子,此刻正衣袂翻飞,身形急转,出手快如闪电,动作干脆利落,竟不逊色于他!他心中震撼之极,原来她也会武!只是,她虽剑法极快,但刺进敌人身体的利剑没有一次是对准敌人的心脏,总会偏出那么几分,留有余地。 他看着她,就像在看着一个被激怒的仙子动了杀念之后在挣扎中的沦陷,他有种想制止她的冲动,让她安心待在自己身后,以保护仙子圣洁的双手不被血腥污染。可惜现实环境不允许他那么做,身后有剑刺来,他蓦地回神,闪身堪堪避过。 漫夭手中之剑带出的鲜血,将她胜雪的白衣染上大片的殷红。看着活生生的人在她剑下倒下,眼前充斥的全是翻飞的血肉,耳旁阴风阵阵,心头寒栗直起,这是她第一次杀人!没有恐惧,没有慌乱,只有蚀骨的冷意侵入肺腑,一寸寸漫过心尖,在这炎热的夏日,她冷汗遍布全身,双手控制不住的颤抖。 当周围的黑衣人全部倒下时,她紧抿双唇,脸色发白,握剑的手指有些麻木。 整个画舫之中,只剩下他们四人,泠儿手臂受了两处伤,伤口正汩汩的往外冒着鲜血,见漫夭神色不对,她也顾不上痛,只赶紧着跑过来,拉着漫夭紧张问道:“主子,您怎么了?是不是受伤了?在哪里?要不要紧啊?” 漫夭摇头,声音飘渺道:“我没事。过一会儿就好了。”说完才看见泠儿受了伤,忙道:“你受伤了?让我看看。” 泠儿听说她没事,才松了一口气,道:“主子没事就好。” 漫夭看泠儿的伤不算严重,伸手撕了条舫中的轻纱草草给她缠上止血。 紫衣男子望着她,道:“姑娘是第一次动手杀人吧?这些人不值得你难过,你不杀他们,他们就会杀你。” 漫夭没有回头,这些她当然明白,但是明白是一回事,做起来却又是另一回事。杀了这些人,她并不感到罪恶或者内疚,她只是……不习惯。 紫衣男子又道:“船要沉了,我们得赶紧想办法离开,这周围埋伏的也许还不止这些人。” 船中积水已深,晃得很厉害,船身在迅速下沉。漫夭蹙眉,这里正处于湖中央,离岸边的距离太远,以她的轻功要直渡对面,没有可能。只能是能行多远就行多远,然后潜水过去。她将这提议说了出来,中年男子立刻反对。 泠儿问:“为什么?” 紫衣男子面露尴尬之色,道:“我,我不会水。” 漫夭微愣,一个不会水的人,竟然能看着船舱进水,还能如此沉着冷静地应对着黑衣杀手,没有出现一丝慌乱,她不禁有些佩服这个人的定力。 紫衣男子抬头,目光锁定离得最近的那座不高的山崖,中间有一个缺口,他说:“以我们的武功,要跃上那个山口应该不成问题。只不过……那里很可能有更多的人在等着我们。姑娘,你们就按照你刚才所说的方法先去对岸,我们二人上那座山,如果……能平安出去,到时,我一定会备上厚礼,去府上登门拜访,以谢姑娘方才援手之情。” 漫夭却道:“一起上山吧。泠儿受了伤,不适合潜水。”而且她也不确定这么远的距离她们是否有力气游上岸。 紫衣男子不是婆婆妈妈的人,当下点头,几人交换眼神,先后飞身而起,直往对面山口跃去。 乌云开裂,仿佛被当空的烈日劈开般的四散而去,焦灼的阳光透过茂密的枝叶在山口洒下斑驳的痕迹。两侧的石壁凹凸不平,他们落脚的崖边,正好容得四人并肩而立。 脚跟还未站稳,强烈的萧杀之气扑面而来,紫衣男子所料果然不差!这里的确有埋伏,而且人数相比之前只多不少。 三丈开外的距离,无数黑衣人将整个出口都包围了起来,黑压压一片,湖中画舫已沉,他们四人立在原地,握紧手中长剑,再无退路。 就在这个山口之上的一块巨大岩石上,一名戴着面具的黑衣男子,背对着他们,眼中是对自己毫无遗漏之算计的笃定神色。 “让你们主事的出来说话。”紫衣男子对黑衣人大声叫道,声音洪亮,传遍山野。 没人理他。 紫衣男子又道:“你们要的是我的命,与这两位姑娘无关。她们与我萍水相逢,并无深交,请放她们走。” 当真是君子行径,可那些黑衣人又岂会管这些。 黑衣人还是没理他,紫衣男子还想再说,漫夭阻止道:“公子不必跟他们多费唇舌。今日得公子相邀游湖,算是有缘,如今遭遇困境,岂有弃之而去的道理。不如我们四人放手一搏,来得实际。” 她也许生性凉薄,但对于真诚待她之人,却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到弃之不顾。 紫衣男子被她这番话感动得热血直往上涌,这个女子似乎总在给他惊喜,他忍不住望着她,神色激动道:“如果今天能顺利走出去,我一定……” 他一定怎么样,漫夭没听见,漫夭只看到上方岩石上的黑衣男子在听到她说话之后蓦然转身,朝她们这边望了过来。 黑衣男子目光一触及到她,眼光明显一变,继而从岩石上一跃而下,立在众黑衣人的前头。指着紫衣男子,压着嗓音道:“我们只要这个人,其他人……可自行离开。” 这明显的变声,隐约有几分说不出的熟悉之感。漫夭目光犀利,直直望向黑衣男子,他戴着面具,身躯被包裹在宽大的黑袍之中,看上去很奇怪。她轻轻拧眉,直想看进面具后的那双冷然的眼,竟发现对方眸光一闪,竟避开了她的视线。 “如果我不走呢?”她说,目光一转不转,紧紧盯住对方的眼睛。她觉得,这个人她认识。 黑衣男子身躯微微一震,仿佛风不小心鼓动了他的衣袍,轻微的几不可察。 空气中有片刻的静默,浮尘不落。 黑衣男子向一侧抬手,立刻便有一柄三尺青峰长剑递到他手中。剑刃薄如蝉翼,透过枝丫印在刃口上的白色寒芒,令人不寒而栗。他五指收紧,指节透着坚定的力量,剑尖横空一指,剑气凛然破空而出,碎叶成灰,瞬间四散开来。 然后,命令:“……要活的。” 又是一场惨烈非常的打斗! 漫夭压下心头所有的不适,眸子里一片清冽。看眼前尸体堆积,连呼吸都是令人作呕的血腥气。 过不多久,他们四人多多少少都受了些伤,动作明显较之前要迟滞了许多,可那些黑衣人依旧勇猛,前仆后继,仿佛永远也杀不完。若不是黑衣男子说“要活的”,恐怕他们不被杀死也会被逼退落入湖中。体力渐渐不支,对面的黑衣人仍然如潮水般层层涌了过来。 漫夭感觉到整条手臂麻木得似乎不是自己的了,精疲力竭,她还在拼命挥舞着手中的剑。又是一下狠狠地刺入对方的身体,湿热的鲜血喷溅而出,糊住了她的眼睛。 紫衣男子忙道:“你不要紧吧?” 漫夭伸手在脸上抹了一把,满手鲜红,就像她曾经在临死前从车里爬出来的时候,手在脑门上抹过一把的情景,那是她在那个世界看自己的最后一眼。刺鼻的血腥味充斥着鼻尖,一寸一寸浸入心底,挑动了五脏六腑都在轻颤。鲜红的颜色也掩不住她脸色的苍白。她坚定的摇头,几乎失去知觉的手指还在努力地握紧手中的剑柄。 黑衣男子看着她,瞳孔一缩,再次开口:“你们现在离开还来得及。” 紫衣男子一听,立刻道:“姑娘,你们快走吧。不用管我。” 漫夭紧抿着唇,目光定定望着黑衣男子的眼睛,不说话。 “主子……” “姑娘,快走吧。” 漫夭忽然笑了,她说:“我是不想死,但并非贪生怕死。” 她的笑容很淡,很淡,淡得让人觉得有些悲伤。 紫衣男子看了她两眼,突然扔了剑,对黑衣男子道:“我束手就擒,让他们都罢手吧。” 中年男子大骇,惊叫道:“不行!您不能这么做,您别忘了您的身份还有您肩上背负的使命!”不再是什么都任由着他,而是很严肃的以一个长者的口气来提醒,该做的或不该做的。 紫衣男子昂首道:“我也不能让一个女子为我枉送性命。否则,我将来何以顶天立地,教化子民?” “您……”中年男子被他堵得说不出话,只能用剑挡在他面前。 漫夭皱眉,正要开口,忽闻远处传来一道劲力十足的洪亮嗓音:“都住手!” 随着这道声音响起,山上遽现许多弓箭手将整个山头团团围住,个个都是弓拉弦满,足有千人之多。 “项影!主子,是项影啊,将军派人来救我们了……”泠儿开心大叫,漫夭却再也笑不出来。 黑衣男子闻声目光一变,瞬间涌现无数个念头,趁所有人愣神之际,那柄青锋剑对准紫衣男子脱手而出,做最后一搏。 嗖的一声,青锋剑破空而来,迅猛无比。紫衣男子手中无剑,根本没法抵挡,他们立在山口边缘,并列成排,连避都避不开,只能眼睁睁看着那柄剑直直地朝着他的心口刺来。 漫夭想也没想,与中年男子同时用剑去挡,却没料到那剑上被赋予的内力那般强劲,她尽了全力,也只是稍微改变了那柄剑的方向而已。而那方向,正是她所在的位置。 青锋剑顺着她的手臂方向没入肩头,剧痛席卷而至,她还来不及痛叫出声,身体已被青锋剑的剑势击得飞了出去,直往湖心急坠…… 山崖口,泠儿惊骇大叫:“主子!”而惊骇之色溢于言表的除了泠儿,竟还有飞奔而至山崖口的面具黑衣人!此刻,他正朝她伸长了手,张开的五指似是拼命想要抓住她却徒劳无力的表情。 漫夭不禁难过的笑起来,果然是他! 肩膀处传来蚀骨的痛感,却抵不过她内心的悲凉。其实死亡对她而言,也没有多可怕,至少,她在这一刻是这么觉得。睁着眼,这个世界依然是蓝天碧水,青山白云…… 恍惚中,好像有个白色身影仿佛从天而降,于湖面踏水疾驰,向她飞奔而来,速度之快,就像一支满弓而出的箭,那么急那么急地朝她射了过来,姿态完美得像是一场幻觉。 她忍不住自嘲,觉得好累,今天杀了那么多人,颠覆了她曾经接受过的二十多年的思想教育。而这一天,她接受了一个事实,生命在这个世界里,根本一文不值。 闭上眼睛,她静静等待死亡的来临,不希翼有奇迹。然而,身体还未触及水面,便猛地一震,她被一股极其强大的力量卷入了一个温暖而坚硬的胸膛。 一股熟悉的清爽气息瞬间铺满了她的鼻尖,她似乎听见了那个胸膛的主人剧烈的心跳声,带着似愤怒又似恐惧的慌乱表情将她牢牢箍在怀里,那一瞬,她有种错觉,她是那人生命中最不可或缺的一部分。她想抬头看看那人的脸,看看这世上还有什么人会如此紧张她?可是,眼皮还未抬起,肩膀处传来的剧痛已令她陷入了昏迷。

上一篇   命悬一线(1)

下一篇   离王选妃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