离王认输(2) - 白发皇妃

离王认输(2)

一个不起眼的细节也能让他看出端倪,漫夭真的没想到,宁千易的心思这样敏锐。她赞许一笑,又见宁千易很认真地环视了四周,他的眼中有着毫不掩饰的欣赏和赞叹,道:“我听说这个茶园是你亲自设计的,很美,像是仙境。看看这圆润如珍珠般的鹅卵石堆砌的明溪水渠,修剪得宜品种稀少的细枝杨柳,明璨华贵精致小巧的琉璃宫灯,品质上乘的白玉石桌……放眼整个园子,从地面到园顶,哪怕一个小小的角落,无不是精心雕琢,完美到极致。而这些,都不及你这满园的仿佛天河银水倒流般的波光水纹,以及明月笼罩为一人而明的绝妙心思,这样费尽心力,精心而成的园子,已经不是金银财帛可以衡量,况且你又不缺银子,又怎会真的舍得轻易卖出去呢?” 宁千易记得他第一次进来这里,是一个晚上,当时真是惊呆了,说不出的震撼。那时候,他就想,设计这个园子的人,该是多么的不一般。 漫夭点头道:“你分析的,似乎有些道理。” 宁千易自得一笑,流露出一个王子与生俱来的骄傲与自负。他忽然眼波一转,好奇问道:“你一个公主,怎会懂得这些?” 漫夭眸光一闪,没有回答,只低头去喝茶。宁千易很聪明,见她不愿说,自然不会再问。他端起茶,饮酒似的一口饮了满杯,转了个话题,又道:“那天在观荷殿,你虽然伤了自己,但你却将事情处理得很好,你很聪明,聪明得让我心折。你的琴弹得也好,超出了我的想象。如果那一曲高山你尽全力发挥,我想,一定会震惊世人,令你名传天下。” 漫夭先是一怔,进而淡淡道:“名传天下又如何?” 名传天下,能给她安稳平静的生活吗?能远离伤害和利用吗? 宁千易一愣,世人追名逐利,总希望能一鸣惊人,名垂千古,谁会去想,名传天下又如何?能带来更多的利益,抑或是赢得更多的尊重和敬仰。 他望着对面笑意清浅疏离的女子,如果说第一眼,她的美貌和气质令他惊艳,她面对强敌不畏生死救他于危难令他感动,选妃宴上她自伤身体扭转局势的聪明才智让他折服,那么今日,她超凡脱俗的淡泊宁静,如影随形的薄凉忧伤,令他感到发自内心的心疼。 “璃月,你好像过得并不开心!上次刺杀一事,恐怕傅将军早已了然于胸。过几日我就要走了,你……愿不愿意给我走?” 漫夭一愣,“跟你走?去哪里?” 宁千易道:“跟我回国。我们尘风国民风淳朴,没有那么多的阴谋算计,我想你一定会喜欢那里!” 漫夭笑道:“我去那里能做什么?” 宁千易道:“做我的妻子!我们尘风国的王后!你……愿意吗?”他突然冲动地握住她的手,目光灼灼。 如此直白的方式,令漫夭呆住,起先她只当他开玩笑,但是一对上他炽烈坦然的双眼,她的心便沉了下去。不禁疑惑,这个世界的男子不是都很看重女子的贞洁吗?傅筹的忍辱负重她可以理解为她的身份有利用价值,宗政无忧的纠缠也许是因为不甘心被一个女人抛弃,而宁千易又是为了什么?带一个别国的和亲公主回去做一国王后,除了有可能为他及他的国家带来灾难之外,还会让他成为天下臣民耻笑的对象。 面对他盛满期盼的眼神,她的神色渐渐变得凝重起来,忙收回手,目光流连在他大气的五官,她用极认真的口吻问道:“你知道……你在说什么吗?以你的身份娶一个有夫之妇……就算你不在乎,你的父王母后,你的臣民,他们能答应吗?你别忘了,我是启云国的和亲公主,我的丈夫,是临天国三军统帅,你让我做你的王后,你可考虑过后果?” 一个未来的国王,应该时刻保持着清醒,不该感情用事。用现实提醒他,这是她此刻唯一能做的。 宁千易神色一顿,倒没料到,她一个女子竟也能在这么短暂的片刻,将一切利害关系一针见血的指了出来。他很镇定的想了想,方道:“你说的这些,我考虑过。只要临天皇拿到足够的好处,有的是办法赐你一个新身份,只要你愿意!” “我不愿意!”她很干脆的拒绝,丝毫不留余地。看着宁千易一瞬暗下的眼神,她没有犹豫。就算没有那些身份,她也不会走进一个君王的后宫,成为三千佳丽其中一名。就算尘风国真如他所说民风淳朴,但只要有后宫,就一定会有斗争。 人,大概是因为料不到未来,才会如此肯定。那时候,她真的是那样想的,绝不入后宫。 宁千易虽然失望,却也尊重她的意愿,离开茶园前,他诚恳地对她说:“如果有需要,尽管去找他。” 漫夭道了谢,留在茶园与沉鱼说了会儿话,回到将军府已是下午,项影正等在清谧园门口,见她回来,便规规正正地朝她行了个大礼,并改口叫主子。漫夭让他去查软香楼那个女子的身份,他二话不说就去了,当晚就把那个女子带到她面前,她很意外,意外那女子的干净和单纯。 “你是公主姐姐吗?” 项影房间,十六七岁的俏丽女子眨巴着灵动的大眼睛,干净的笑着问她,没有半点害怕。 漫夭微愣道:“萧煞跟你提起过我?” 女子笑着点头,不染俗世污浊的眼睛清清亮亮,毫无杂质,道:“公主姐姐,我可以看看你的手吗?” 漫夭诧异,虽不知她要做什么,但还是同意了。女子走到漫夭跟前,将手指搭上漫夭的脉搏,表情认真,竟像是在号脉。漫夭心下微怔,却是不动声色的看着她。 不多时,女子纤细的眉轻轻蹙了起来,疑惑的说了句:“奇怪!” 漫夭心里咯噔一下,问道:“我的身体有问题?” 女子摇头道:“就是因为没问题才奇怪。哥哥说,公主姐姐因为风寒留下了头痛的病根,每月十五都要按时吃药,可是,我看不出公主姐姐得过风寒之症啊!” 哥哥?漫夭一愣,心头豁亮开朗,问道:“你是萧煞的妹妹,萧可?雪孤圣女的关门弟子?” 雪孤圣女素有医仙毒圣之称,性格孤僻,脾气古怪,一生之中唯一收过的徒弟就是萧煞的妹妹萧可。据说萧可小时候体质很弱,大夫都说她活不过五岁,当时也才十一二岁的萧煞抱着萧可上雪玉山,在雪孤圣女的门前跪了几个日夜,天寒地冻,漫天冰雪,萧煞为此险些废了双腿,雪孤圣女却不为所动,直到萧煞准备放弃的时候,雪孤圣女出门看了萧可一眼,不知怎么就突然答应了。但是也提出了条件,在她有生之年,萧可不准离开雪玉山,别人也不能上山探望,萧煞为救萧可性命,只得全部答应,从此遵守承诺,没去雪玉山看过萧可。 如果这个女子是萧可,那萧煞这段日子的异常行为都说得通了。可如果她是萧可,她怎会不顾师命下山,跑来临天国,并沦落软香楼?难道…… 漫夭面色微微一变,“是谁把你送进软香楼?你下山,你师父知道吗?” 萧可面色难过道:“师父她老人家已经仙逝了,是一个长得很好看的公子上山找我,他说会带我去找哥哥,我就跟他下了山。我不知道他是坏人!” 长得很好看的公子?漫夭忙问:“他是不是穿云灰色龙纹长衫,脸色略显苍白,偶尔会咳嗽?” 萧可连连点头,漫夭却心凉如水,果然是皇兄!为了控制萧煞,他竟然拿萧可当筹码。她也是第一次听人用坏人来评价一个皇帝,也许在单纯的萧可眼里,人只分两种,一种好人,一种坏人。对她好的就是好人,对她坏的就是坏人。 “你刚才说,我没有得过风寒之症?你确定吗?”漫夭蹙眉问道:“如果不是风寒所致,那我的头痛症从何而来?” 萧可十分确定地点头,明显对自己的医术有十分的自信,不愧是雪孤圣女的徒弟。但是对于她为何头痛,萧可却又说不清楚,只说她脉象奇特,与一般人有异,至于头痛症的根治方法,萧可只是摇头。漫夭不禁失望,难道她这一辈子都只能依靠皇兄才能活下去吗?心下一阵黯然,漫夭突然又想到一件事,问道:“他们是不是用什么手段控制了你?” 萧可柳眉倒竖,点头道:“他们给我下了七合花。” 漫夭疑惑道:“毒吗?有没有办法解?” 萧可摇头,“除非独门解药。哦,对了,还有七绝草!” 漫夭问:“七绝草是什么?” 萧可回答:“能解百毒的圣药!” 能解百毒必是药中奇珍,世间罕有。漫夭蹙眉,“你知道哪里有吗?” 萧可茫然摇头,漫夭忽觉头疼,恍然想起今天是月圆之夜,她扶了扶额,叫道:“项影,你先送她回去。可儿,今天的事,你不告诉任何人,包括你哥哥。” 萧可睁大眼睛,奇怪道:“为什么?” 漫夭牵着她的手往门口走,边走边道:“为了救他,也为了救你。等再过几日,我会让人去接你。” 萧可听话地跟着项影走了。

上一篇   离王认输(1)

下一篇   离王认输(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