千古罪人(1) - 白发皇妃

千古罪人(1)

下午的卫国将军府,被笼罩在烈阳之下,漫夭用过午饭,在屋里看了一会儿书,叫来项影,刚说让他去打听七绝草何处可得,门外就有人叫道:“璃月,你要七绝草做什么?” 九皇子顶着大太阳,人还没进屋,已经先嚷嚷开了:“不会是你中毒了吧?什么毒那么厉害,居然要用七绝草?” 漫夭微笑着迎上去,看到九皇子身后还跟着冷炎和一名背了药箱做御医打扮的男子,她愣了愣,九皇子带了御医来看她倒是不奇怪,冷炎跟着就显得有些奇怪了。她笑道:“这大热的天,九殿下怎么来了?” 九皇子进屋道:“还不是为了你!我听说璃月你生病了,特地带了御医来给你瞧瞧……咦?你现在看着挺好的呀,不像是有病的样子,怎么回事?”九皇子围着她转了一圈,上下打量一番。 漫夭请他们坐,让人奉了茶水,才道:“大概是天气太热,中了暑气。已经没事了,多谢九殿下惦记。” 九皇子道:“你没事就好了。诶诶……我说璃月,不是说了吗,你叫我老九就行了,别殿下殿下的叫,听着生疏!既然没事了,常御医,你可以回去了。” 常御医还没来得及喝口水,就被九皇子赶着走,还没出门呢,冷炎拦道:“慢。常御医既然来了,就替公主诊了脉再走。”不诊脉,他回去没法交代。 常御医又折回头,漫夭推辞不过,就随了他们。意料中的结果,一切正常,看不出有什么问题。 九皇子摆手道:“看吧看吧,没问题了,冷炎你快回去复命,免得七哥担心。” 漫夭闻言心里一震,还没多想,冷炎和常御医已经走了,九皇子咕咚咕咚喝了一大口水,才畅快道:“喝死了,那个冷炎,跟催命鬼似的催着我走,害我连口水都喝不成。” 他夸张的抱怨,漫夭忍不住笑,想到他一进屋的一连串话,忙问道:“老九,你知道七绝草,对吗?” 九皇子点头,“知道啊,你要那个做什么?不会真的是你中毒了吧?” “不是我,”漫夭摇头道:“是我的一个朋友。” 九皇子“哦”了一声,笑道:“这样啊……那还好。” 漫夭道:“听你这口气,你真的知道哪里有?” 九皇子神色犹豫道:“知道是知道,不过……” “不过什么?”漫夭连忙道:“老九,你要是知道就告诉我,我要七绝草有急用!” 九皇子好奇道:“那你告诉我,你那朋友是什么人?我看你有没有机会得到七绝草。” 漫夭蹙眉,直觉这七绝草不好得。 九皇子又道:“你不说,我怎么帮你啊?我告诉你,七绝草可是疗伤和解毒的圣药,几十年才得一株,可遇而不可求。当今世上现仅有一株,不对,是半株!再多的金银财富也买不来!” 漫夭料到七绝草珍贵,但没料到如此珍贵难得!若果真这世上仅存半株,要想得到,岂不难如登天?她心头一沉,正失望间,又听九皇子话锋一转,“不过……” 漫夭急道:“老九,你就别卖关子了,有话直说吧。” 九皇子凑过脸来,对着漫夭很是神秘地笑了笑,笑得漫夭浑身不自在,他才扬着眉,俊脸摆出一副欠扁的笑容,语气暧昧道:“不过,那是对于别人而言,如果是你想要嘛……倒也不太难,去找七哥就行了啊!” 漫夭愣住,这么巧,那半株七绝草正好在宗政无忧手上?她用怀疑的目光望着九皇子,“你不是逗我玩吧?” 九皇子咋呼道:“哪儿能啊!不信你去问,谁能拿出第二株七绝草,我把脑袋给他。” 他指着自己的脑袋,虽然笑嘻嘻的,但的确不像开玩笑,漫夭却笑不起来了,她宁愿花百万两白银去别处购得此药,也不愿跟宗政无忧开这个口。她微微犹疑,忽然对九皇子讨好笑道:“老九,你……能否……” “不能!”九皇子一看她这表情立刻从椅子上跳起来,一本正经道:“璃月,别的事咱都好商量,唯独这件事……我帮不了你!我知道你想说什么,你想说让我帮你用银子从七哥手里把‘七绝草’买过来,对不对?我劝你赶紧打消这个念头,七哥最不缺的就是银子,如果我真这么做了,不但我要遭殃,你也拿不到七绝草,说不定七哥一怒之下就把它给毁了!” 漫夭脸色一白,知道九皇子不是吓唬她,便问道:“那……他缺什么?” “这个嘛……”九皇子摸着下巴,状似思索道:“七哥他好像什么也不缺,如果一定要说他缺什么……嗯……啊!我知道了!” 漫夭目光一亮,连忙问道:“是什么?” 九皇子扑哧笑道:“就是你呀!对,七哥现在缺的就是一个璃月!” 漫夭心里一沉,说不出的异样感觉立刻盈满心扉,她顿时恼怒道:“老九,你再这样拿我寻开心,我可要生气了!” 九皇子见她真的恼了,立刻收起玩心,正经道:“唉,其实我说的是实话。有一点你还不知道,七绝草对于别人来讲,只是一种药材,对于七哥而言,它还有着另一层意义。除非……你亲自开口,否则,我也爱莫能助。” 九皇子摊手耸肩,漫夭却无奈苦笑,她很怀疑,她在宗政无忧面前,有没有那么大的面子? 九皇子见她犹豫,接着道:“璃月,如果‘七绝草’对你真的很重要,那你跟七哥低一回头……又能怎样呢?” 低头?如果低头能讨来那半株七绝草,她觉得没什么不可以的,怕就怕,她低头也讨不来。抿了唇,她不自觉从袖中取出宗政无忧给她的那柄墨玉折扇。 九皇子一看到那柄扇子,眼睛瞪得铜铃般大,拿手指着墨玉上特有的夔纹,惊叫道:“璃月!这,这扇子……怎么在你手上?” 漫夭看着九皇子震惊的神色,立刻意识到什么,将扇子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,状似随意道:“怎么了?这扇子,有何特别吗?我前两天还打算把它卖了,应该能换个好价钱。” 九皇子一听说她打算卖了,张大嘴巴叫道:“你可别吓我!你知不知道这扇子是干什么用的?” 漫夭疑惑道:“不就是一把好看点的扇子,除了扇扇风,还能干什么?” 九皇子噌的一下跳到她面前,拿出自己从不离身的那柄白玉折扇,道:“我这个,能调动无隐楼消息阁里的所有信息,以及杀手阁里的一半杀手。而你这个,能让我发出的所有命令,被人当做是放了一个屁!它是无隐楼最高首领的信物,能号令整个无隐楼的人,也包括无隐楼楼主、我、冷炎、修罗七煞!” 漫夭完全被震住,她曾想到这把扇子不一般,但没想到不一般到这种地步!她愣愣的望着手中的墨玉折扇,忽然感觉沉甸甸的,仿佛有什么重重压上心头。难怪傅筹那日的反应会如此奇怪,他大概知道这柄扇子来历不凡。可是,这般重要的物品,宗政无忧为什么要给她呢? “璃月,璃月……你不是吓傻了吧?”九皇子凑近她,嘿嘿笑道。 漫夭回了神,将墨玉折扇往九皇子面前一推,“麻烦你帮忙把它交还给离王。就说……说我没能力保管好这样贵重的物品,请他收回。” 九皇子一怔,立刻将扇子塞回到她手里,拒绝道:“那不行,东西是七哥亲自交给你的,要还也得你自己还。反正你也是要去找他的,不如,我现在就带你去啊。” 九皇子说着就拉她朝外走,刚出了门口,恰在这时,傅筹回来了。看到她紧紧握在手中的扇子,傅筹眉头略略一皱,面上却是温和道:“九皇子这是要带本将的夫人去往何处?” 九皇子昂首道:“当然是出去走走,傅将军要不要一起来啊?” 傅筹皱眉道:“容乐身子不适,不宜出门。多谢九皇子好意。常坚,替我送送九皇子。”说完便来拉漫夭的手,要带她回屋。今日的傅筹似乎格外的没耐心,握住她的手指很用力,漫夭疑惑地看他一眼,发现他的脸色很不好,比上午她醒来时看着更加憔悴,眼中的红血丝交错密布,有些吓人。她连忙哄着将九皇子打发走,然后问道:“将军怎么了?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?” 傅筹望着她,没说话。 漫夭见他虽然站在阳光里,却似乎有一股悲绝的气息,她直觉他有事,但他不说,她也不好强问,便微微笑道:“外头太阳大,别站在这里了,进去喝杯水,然后去睡会儿吧。这两天,你一直守着我,一定又累又困。” 她将他让进屋,傅筹脚步沉缓,平常四平八稳的步子此刻看上去踏得竟有些艰难。她看着奇怪,但也没太在意。 进屋之后,一杯茶水喝完,傅筹也没有开口说一句话,更没有要进屋休息的意思。他坐得很端正。 漫夭拿起之前被扔在一旁的书,心不在焉的看着。傅筹也不打扰她,安静地坐在她对面,一直凝视着她的脸她的眼她的每一个细微的动作和表情。身上被尖利的倒钩刺穿脊骨的痛楚似乎轻了一些,但是心里的痛却剧烈的让人难以忍受。 他想,她刚才拿着那把扇子,是要去见那人吧?在她心里,永远都只有一个男人,一点位置都没给他留。他不禁问自己:这样苦苦挣扎,到底是为了什么? 离开了那座阴寒的地宫,这外面灼热的阳光为何还是不让人觉得暖。他坐在那里,冷汗直往外冒,身后有热流涌出,淌过了背脊,将后背的黑色衣裳几乎糊在了身上。 漫夭看书看得很不安,隐隐觉察到今日的傅筹不对劲,却又说不出哪里不对。他很少穿黑色的衣裳,冬天都不曾,这大夏天的,怎么穿了这么一身厚实的黑色衣袍? 傅筹见她时不时抬一下眼,或疑惑,或蹙眉,又或沉思,并不如以前看书那么专注了,便问道:“怎么了?我在这里,你觉得不自在吗?那你看吧,我先走了,晚饭时再来陪你。”他说着起身就要走,身后衣裳贴在他显得僵硬的脊背上,大片大片的润湿皱起。 “将军,”漫夭叫住他,不知怎么,很想去帮他把衣衫掸平。 她的手指触碰到他的脊背,感觉他的身躯剧烈一颤,她微愣,连忙收手,看到他额角有大颗的汗珠落下来,划过眼睑处深青色的眼袋。傅筹突然转身,一把将她纤细的手指握在他宽大的掌心里,神色温柔而又复杂的冲她微微笑道:“你要出门吗?早些回来,我等你一起用晚饭。来人,给夫人备车。” 漫夭愣了一下,刚才他还那么强硬的跟九皇子说,她身子不适不宜出门,现在却又主动让人备车? 正疑惑间,傅筹已经放开她的手,走出门外,她微微垂眼,突然看到指尖上一片艳红,蓦然一惊,原以为那湿漉漉的是汗,没想到……竟然是血! “将军!”她惊得追上去,拉住他问道:“你受伤了?” 傅筹转眸,看到她眼中竟有担忧之色,那么真切,他心中一动,原先冰凉的一处忽然暖了起来。 “容乐,你在担心我吗?”他看着她的眼睛,神色认真的问,仿佛她的担心比他受伤本身还要来的重要。 漫夭叹气,“我让人去请大夫。” “不必。”傅筹慌忙阻止,又淡淡道:“一点小伤,不必放心上。去办你自己的事吧,皇陵阴气重,你别待太久。”他轻轻拍了下她的肩,微笑着转身走了,他的身影缓缓走过苍翠的竹林边,仿佛刺眼的阳光不小心遗漏掉的一抹黑暗。 漫夭怔在原处,他竟然知道她要去找宗政无忧!那他还命人备车?傅筹,他在想些什么,她真的猜不透。 北郊皇陵。临天国皇室之人的陵寝之地,宏伟壮观,气势绵延恢弘,占据了大半个北郊。这日下午,一向最为凄清的皇陵竟然戒备森严,禁卫军层层把守,漫夭的马车刚驶入皇陵,就被拦下。 “何人擅闯皇陵?”禁卫军拦住喝问,面色肃穆非常。 车夫连忙勒紧缰绳,项影跳下马车,那人一看是他,连忙放下剑,拱手道:“原来是项侍卫!车内……” “哦,车内是我家夫人,想求见离王,请代为通传。” “这……”那名禁卫面色为难道:“现在恐怕不行。陛下正在思云陵,我等奉命在此看守,任何人不得入内。” 漫夭一见这里的防守阵势,也料到是临天皇驾临,看来她赶的不是时候。她让车夫找了个不起眼的地方将马车靠边,等临天皇走了,她再进去。 天气炎热,烈日如火般焦灼。 马车内空间本就狭窄,又无风进来,漫夭不一会儿便被汗浸湿了衣裳。她掏出袖中的扇子扇了几下,却不顶事。也不知临天皇还要多久才离开。她掀开车帘,见不远处的汉白玉台阶之上有个八角凉亭,想必会凉快一些。她便下了马车,带着项影往凉亭而去,禁卫军没有阻拦。 亭中一石桌,四个石凳,简洁干净,似是专门有人清扫过。 漫夭随意拣了个凳子坐了,指着圆桌对面的位子,“项影,你也坐吧。”她还是不太习惯她坐着的时候有一个人站在她背后。 项影略微犹豫了下,也知道了她其实不那么讲究身份尊卑的脾性,便大大方方坐了下来。 风徐徐的吹着,驱不走浓浓夏日里的炎闷之气,此时的思云陵墓室,与外面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,一个是火,一个是冰。 思云陵与其他陵墓建造不同,这是一座后修的精妙地下墓室,分里外三层。 里头寒玉为壁,冰水为池,一年四季都冷得让人发抖。墓室中央的冰水池的上方放了一个雕有凤凰图案的玉棺,那玉也不知是什么玉,竟然是透明的,从外头就可以清楚看到棺内。 无数做工精细惟妙惟肖的冰玉莲花摆放在棺内四周,中央平躺着一名女子,那女子面容纯净,美得不似凡尘中人。 宗政无忧静静地立在玉棺前,一动不动像座雕像。他面容平静,唯有那双平日里邪妄的眼此刻蕴含着深深的敬爱和怀念。 临天皇站在对面,同样望着棺中女子的脸庞,目光成痴,冷峭的眉眼溢满浓浓的哀伤与思念。他多想伸手去摸摸女子的脸,却又害怕他这双沾满血腥和尘世污浊的手玷污了女子圣洁的容颜。 十四年了,他的云儿,离开他有十四年。这十四年来,岁月在他眼角刻下了浓重的沧桑痕迹,但他的云儿,还同十四年前一样年轻美丽。 思绪突然飘远,临天皇至今仍记得第一次见到棺中女子的情景。 那时候,他还是一个皇子,无休无止的储位之争令他时刻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,每日面对的都是兄弟间的阴谋算计,一个不慎便是万劫不复。那时的她,如同一个悄入凡尘无忧无虑的仙子,飞扬戏逐在绿柳花园,身姿轻盈与彩蝶共舞,偶一个回眸,竟倾了他们皇室十三个皇子的心。 从此,争斗愈发激烈残酷,不止为江山,还为美人。

上一篇   离王认输(3)

下一篇   千古罪人(2)